杜鸾茶

谢谢你能喜欢

room

一个试水

如题一个四百字的试水大概内容就是猫化子休被人追杀碰到了突然想养宠物的怪医鹊儿。根据热度瞅瞅要不要继续写,占tag致歉,只打了cp标签没大纲没结局文笔又差,当做端午节贺文吧bu 血红色的残阳斜射在小巷将一切都浸成血红。庄周低下头,将脸埋在两腿间。他藏躲在垃圾堆里,咬紧嘴唇极力抑制来自心底的战栗。哒哒,哒哒……脚步声有节奏的在小巷里回荡。庄周一抖,不着痕迹的向旁边的垃圾桶挪动,将自己藏的更隐秘些。即便他无论如何希望脚步声消失在巷尾,也改变不了那串让人生厌的脚步声有条不紊的停在他面前。“你好。”是个陌生的声音。庄周在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禁提起警惕,他想以沉默而使那人放弃与他交谈。但是显然并没有什么用。经过几分钟的沉默后,那人又一次开口,“你可以跟我回家吗。”真是个怪人,庄周在心里想,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居然邀请一个从未见过的,而且还不知道是猫是人的怪类回家。既然决定了不再搭理那人,庄周就继续蜷缩着,一动也不动。显然那人也不打算再次开口了,庄周未能直接看到,但还能感到那人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不曾移开过。时间过了很久,久到庄周差点睡着。周围弥漫微微犯凉的空气昭告着夜晚的光顾。他抬起头,视线所触及到的是那人墨绿的瞳眸。庄周慌忙的想把头再次低下逃避眼前人的视线,没等他动作只见那人嘴巴一张一合,“做我的宠物吧。”

【王者荣耀/药鱼】二十六字母

诶嘿!这儿是鸾茶。会不会坑并不知道cp药鱼,含私设,文笔不好请见谅如有错误请指出以前那个短小的糖我是怎么写的啊啊啊啊啊糖你们的,ooc我的(´;ω;`) butterfly蝴蝶在很久之前,当时的秦缓未被称为善恶怪医,还只是一个和师傅云游四海救济天下人的小孩子。刚来到稷下的秦缓看着面前的贤者笑着对他捏出一只蝴蝶,“有了它,你便可随意来到梦境试炼场。” 稷下只是秦缓的一处落脚点,他不能长久的生活下去。秦缓谢过贤者,跟着师傅,继续他的旅途。蓝蝶的翅膀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扑打着,飞在秦缓的身边。 与师傅幸福的生活如同一场美梦,梦终究是要醒的。于是在那个雨天,世上再无秦缓,有的只是善恶怪医。 又是一年花开,蝴蝶翩跹,飞到小憩的贤者眼睫上。“小鹊。”贤者唤到。推门而入的秦缓应了声。庄周揉着眼,盯着眼前的人认命般叹了口气,“我梦到你小时候了。小小的,多可爱啊。”秦缓没搭理庄周,看着那只蓝蝶。“这蝶一直陪着我,自从到了你这,就整天围着你飞了。”“是啊是啊。”蝴蝶在他的指尖停滞,又扇动翅膀飞到秦缓的身旁绕圈。“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如今你已在我身旁,那蝴蝶为什么还要在你身旁呢。” 庄周给了秦缓只属于他的蓝蝶。秦缓给了庄周只属于他的温柔。

【王者荣耀/药鱼】阳光

诶嘿!这儿是鸾茶!cp药鱼,含私设,文笔不好请见谅糖(bolizha)你们的,ooc还有烂尾是我的(´;ω;`)不算长也不算短的一篇!二十六字母的那个坑慢慢填不急(buni 扁鹊与庄周分手了。这件事几乎没什么人知道,如同他们在一起这件事,也是鲜为人知。午后的阳光刺眼的很,扁鹊拉下医馆门前的挡帘。庄周曾说过,他喜欢晴天,更喜欢阳光下的扁鹊。“平时感觉很冷漠的阿缓就好像被融化了一般,整个人都变的暖暖的!”……“阿缓…子休心悦你,想与你共渡余生。”“阿缓,你可愿与子休共同沉溺在梦境?”“阿缓……”“阿缓……”记忆的潮水打开了阀门,不断的涌出。他记得庄周在向他诉说自己心意时微红的耳尖。他记得庄周总会在自己忘记吃饭时递上一杯热粥。他记得配药时飞来的一只蝴蝶还有庄周偷笑的脸庞。直到那天,仍是与平常无异。无碍的小打小闹之后庄周突然问他:“阿缓,你猜猜我想说什么。”他沉思了半刻,“什么?”庄周扑哧一笑,“阿缓,我好喜欢你。”“可我并不是个好人。”“那又怎样,在子休心中,阿缓一直是好人。”“嗯。”他答到。像是不满于扁鹊的回答,庄周又问他:“阿缓,你喜欢我吗?”自然是喜欢。本应是毫不犹豫的回答,但他却迟疑了。真的是有那么喜欢吗……他思考着,忽略了庄周眼中越发黯淡的光芒。“秦缓,我很严肃的问你,你喜欢我吗。”“不知道。”应付般草率的回答了句,他开口想转移话题,可还未发出一个音节便被吞咽在腹。“分手。秦缓,我们分手吧。”只是个回答而已,为何子休你会拘泥于此,这些日子里我的所做还没让你心安?他想询问亦或是挽留庄周。“子……”休“够了,秦缓。”庄周粗暴的打断他的话,“忘了我,还有,再见。”“呵。”扁鹊不禁冷笑出声,“如你所愿,再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没看清庄周说这话时的表情,也没听到他离去时细微的呜咽。他闭了医馆三天,清除了任何与庄周有关的物品。三天之后,扁鹊一如既往的为病人诊疗,但却在无客的晴天止不住的发呆。 “阿缓…子休心悦你,想与你共渡余生。”我也是。“阿缓,你可愿与子休共同沉溺于梦境?”好。“阿缓,你喜欢我吗?”自然。